jiushiduhui 2024-4-20 4 4/20

很久没看A直播了。有一年多了吧。知道向晚毕业甚至是从大乱斗的A友那听说的。A就像一场美梦,所有人都知道它无论多么美好都只是一场梦,而且是注定会破碎的梦,它成立的初衷就决定了最后一定是各散东西,所有的热爱最终都是无果的飞蛾扑火。很凑巧的是这会我的音乐软件放着《童话镇》这首歌(不过图上的是《枝江》的歌词)。


狼走的那天我还没有复学,巴比伦般自成的高塔倒塌,关注V圈的应该或多或少都有所耳闻(而且算是很大程度上的破圈了 苦笑),那半个月是无比黑暗的时期。对旁人来说可能难以想象,为什么会对一个完全虚拟的对象精神寄托,也许是因为,每个人的梦都寄存在不同的地方,而把梦寄存在梦之上似乎更为安心一些。
我该说些什么呢,我好像也没有资格说点什么,最终百感交集流于纸上只有零星的文字。如果说老嵩的《如约而至》是每一场时过境迁仍然不变的赴约,那么枝江的世界就是如约而散。回想起刚入坑的那天,是缘于A和嵩合作的《传说的世界》。这首歌的旋律很好听,至今仍然在我的歌单里。A和嵩在很大程度上很相似,出道的境况,发展的起伏······
自入坑后,看了以往的各种切片和录像,那时可能是我看视频最多的一段时期了(苦笑),加起来得有上千个吧。又因为尚未复学,之后的每一场直播,不论是单播或是团播从未落下。我的房间有非常多A的周边,这里面百分之99都来自于A友自发组织团购的,也有两三个是官方的舰长礼物。那一个个fufu和其他周边都很可爱。
第一次去线下看到了A,见到了明明很少人的场馆在屏幕前却围得水泄不通,所有人抛却了社恐的自己,像一群狂热的宗教教徒一样欢呼。行文至此,发觉更大的失落并不来自于晚离开A,而似乎是见到了在现实中另一种形式的浪漫主义的破灭。心情有一点沉重,但相比当初已经释怀许多了。
梦中的枝江,故事中的童话镇,造筑这段梦和谱写这段故事的5个人,对她们而言或是对我们而言,终究要走出故事。故事只能留在过去,美好的回忆也只能放在心里。

这几段文字原先打算发在朋友圈,最终还是只留在了这里

- THE END -
最后修改:2024年4月20日
0

非特殊说明,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。

共有 0 条评论

您必须 后可评论